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访谈>>艺术家访谈

艺术家访谈

李在兵:书艺有色自来香

新闻来源: 时间:2013-01-27 点此次数:

    李在兵简介

  1971年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协理事。首届手卷书法大展优秀作品奖,全国第十届书法大展优秀作品奖,草书大展获奖提名,全国“冼夫人杯”书法大展优秀奖,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书法大赛铜奖。作品曾入展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大展、全国第二届青年书法大展、首届篆书作品展、首届行书作品展、第二届隶书作品展、第四届正书作品展等重大展览30余次。四川省第七届巴蜀文艺奖书法类金奖获得者。

李在兵

  1月17日,具有广泛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四川省第七届巴蜀文艺奖在成都颁出,备受艺术界瞩目。

  在美术、书法、川剧、电影、音乐多种艺术门类中,来自泸州泸县的70后青年书法家李在兵脱颖而出,因作品“《世说新语》选抄”而获得书法类最高奖——金奖。

李白诗一首(草书)

毛主席词一首(草书)

  李在兵,师从蜀中名宿陈天啸,后请益于何应辉等书坛名家,他的书法作品以碑为基,以帖取妍,尊崇“质实而流美”的书风。书艺稳步增进,屡攀高峰。

  近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与这位金奖获得者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流,聆听他的艺术生涯,艺术道路上的所感所悟。他,自年少起触动书法敏感之后,在整整20年的小学老师生涯中,不问功名在何方,醉心线条之美。正所谓,书艺世界“有色自来香”。

东坡诗一首(行书)

杜甫诗一首(草书)

现代人诗一首(草书)

  □艺术之道

  最喜“小草”贴近本人的心性

  李在兵的书法作品多为草书,且多为“较为规整”的“小草”:笔法洒脱洗练,气质蕴藉含蓄,韵致明净。观之眼明心悦,甚至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

  “我欣赏,狂放又不失节制,规整又不呆板。”李在兵说,如果要他概括自己一直追求的理想风格,那就是“质实而流美”,“质”是指线条扎实,“流”是指造型流畅美观,“小草用笔干净、利落,造型雅致、大方,我自觉最贴近我本人的心性。”很多人喜欢《兰亭序》,认为王羲之、王献之“二王”行书水平高超。但较少为人所知的是,“二王”诸体皆宜,他们的草书艺术造诣同样高妙。而小草,是最能体现、继承对王羲之、王献之“二王”帖学精华的一种书体。

  沉积精髓“新瓶”装纳“旧酒”

  欣赏李在兵的书法作品,很快会发现,他非常善于利用书法作品的呈现形式,比如横幅、竖条、斗方、扇面等,各式各样的,各自成趣,分别有味。

  而这种形式,也将他的书法韵致雅气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在兵的理论很新颖,与常见说法“旧瓶装新酒”不同。

  他认为,研习书法的真谛,却是“新瓶装旧酒”。“新瓶”其实就是书法呈现给读者面前的最终形式,它是一种新鲜的框架,书者可以自创的。“旧酒”则是:从古人几千年积累、延续下来的笔法精髓,“我们要琢磨着将之沉积到自己的笔下”。

  再现经典 载“道”先要“技”精

  常见书者强调创新,也多见人谈玄道,但李在兵的观点很实在。

  李在兵说,“书法的学习,仁智互见。我觉得,在当今古典文艺环境薄弱的大背景下,应加强对‘技’的训练和提高。因为,有‘技’才能载‘道’。用在书法领域,‘技’就是指对古人一流的字法、章法、墨法等书法本体的揣摩学习。然后将古人经典作品中的经典字形、章法,以自己的形式,重现出来。在此基础上,才是追求其他,比如当下的人文精神、书者的独创性等。”

古人诗话一则(小草)

前人笔记一则(小草)

  □艺术之梦

  自我存在+知音共通非“功名”二字了得

  2012年8月,因书法作品屡屡获奖,李在兵被调入泸县文化馆,不再担任教师职务,成为一名专职的书法干部。

  “除了我自己进行书法创作之外,还会带一些来自全县的书法苗子。离书法更近了,我很开心也知足。”如今的他,是巴蜀文艺奖金奖获得者,但书法还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名利收益吗?让他这个农家子弟,从县里走向更大的世界?

  对这个“现实”的问题,李在兵的回答是,“陈天啸老师跟我们说过一句话,‘有色自来香’,我是相信的。”

  他又想了想,跟记者说,“成不成大名,不是谁想想,就可以确保得了的。其中涉及很多因素,比如说机遇等等。但是,我们每个人基本可以做到的是,一个人一辈子,找到一件符合自己心性的事情,然后扎扎实实去做,力求达到一定水准。比如说我,每每写出好字,那种自我存在的确证感,想要与知音分享的共通感,已经是书法给我的回馈了。这不是‘功名’二字,可以概括得了的。”

  □艺术人生

  20年教师生涯“手把手教人写字”影响书风

  欣赏过李在兵的书法,又见过他真人,细心琢磨不难感觉到,他本人的形象气质,与之书法颇多相似之处,果真验证“人如其书,书如其人”这句话。质朴明朗、节制有礼,让人甚至会想起路遥小说中的农家优质男青年。李在兵很谦虚:“我是一个标准的农家子弟。性格平淡,没有太出挑,也没有太死板。不过,我内心喜欢干净整齐的东西,倒是真的。”

  他还主动提及,其实他写字规范,跟他当过20年的小学教师有关,“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我都教过。因为我是老师,经常要教小学生一笔一划写字。所以这也无形中让我觉得,字不能写得太野。如果我不是小学老师,我的书法作品,可能就是另外的风格。”

  乡野风雨之夜墙壁画成格子“写字壮胆”

  李在兵说,他开始接触书法,年龄已经不算小,“1988年,我进入中师学习。学校要求每个学生的钢笔字和粉笔字都要像模像样,我当时写的字,算是班里最差的几人之一。被老师格外‘严管’督促的我,开始真正练习书法。碰巧我们班的一个政治课老师,书法写得很好,他很热心指点我,自此将我引上书法之路。”

  1991年,中师毕业后的李在兵,被分配到泸州合江小学执教,调动很频繁,“1996年,我被调到乡下一所极为偏僻的小学教书。娱乐活动很少,业余生活很寂寞,尤其是风雨之夜,风吹到屋檐上,那个声音,真觉得有点害怕。我就写字壮胆。纸不够用,就将墙壁画成格子,在墙上写。夏天写字,为免得墨水被很快吹干,就得将窗户关着。同时又要防止出汗太多,汗滴到宣纸上,我就用毛巾包起头,穿着长袖系住手腕。当时周围有不少人,觉得我很奇怪。”

  由于刻苦练习,李在兵几乎将墙壁写坏了,“我记得我离开那所小学的时候,还专门花了一笔钱买涂料请工人,将墙壁涂好才走。”

  师从蜀中名宿一段难忘的痴狂习书时光

  1996年,李在兵拜已70多岁的陈天啸为师,除了受到书画的点拨之外,还学习古诗词。

  受恩师所托,后重点跟师兄孙培严(著名书法家、全国楷书一等奖获得者)学习。“为了提高书法水平,住在泸县的我,每两个星期就去当时在泸州向孙师兄求教。我爱人没有工作,开一家文具用品小卖部。我每半月去泸州进货,去的时候背着背篓,全是我写的书法,背着去让老师指点,一连坚持4年。”讲起这段痴狂的习书时光,李在兵笑呵呵地说:“那段时间,虽然默默无闻,但是全身心沉潜,对我提升非常大,实属人生难得好时光。”

(来源: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