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拍卖>>收藏与鉴赏

收藏与鉴赏

美术史长河中的“潮”起“潮”落

新闻来源:雅昌艺术网 时间:2013-11-09 点此次数:

       如果把美术史喻为长河,那么这条大河的发展史就是——江水奔流,前后相继后面的浪头推动前面的浪头不断前进。因此人们才有:“ 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后人超前人。”中国美术史从东晋的顾恺之到近代的齐白石,正是这样一浪又一浪的走过来的。

       然而在美术史长河中,有另外一种极为罕见但是却非常重要的现象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即——美术史长河中的“潮”起“潮”落。因为这种现象极大的丰富并促进了美术史的发展。

那么什么是美术史长河中的“潮”起“潮”落呢?下面稍加分析:我们知道“浪”是顺流而下;而“潮”是逆流而上。

       首先来看——“浪”。在中国美术史的各个时期,大约十至几十年间,就会有一位或几位画家由于变法或创新总会掀起一波新浪,这波新浪必然会推动前面的浪头不断前进。因此人们才有:“ 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后人超前人。比喻后面的事物推动前面的事物,象后浪推动前浪一样,不断前进。当然能够掀起浪的画家必然是时代的佼佼者,他们必然会留名青史。而绝大多数循规蹈矩,缺乏创新意识的画家,则只能是大浪中的小小水花,只能是随波逐流……

       其次来看——“潮”。我们知道钱塘潮指发生在浙江钱塘江流域,由于月球太阳引潮力作用,使海洋水面发生的周期性涨落的潮汐现象。因此“潮”起“潮”落,也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非常壮观的潮汐现象

       “潮”有它的自身规律,它有一个“潮”起“潮”落的过程。起“潮”时它是逆流而上,落“潮”时则汇入大河之中顺流而下……

       在美术史长河中,由于种种原因的巧合,也会形成“潮”起“潮”落的现象,只是这种现象并不多见,大约数百年才能出现一次。

       在中国美术史中,第一次起潮之人,是唐朝的王维。当时在山水画中,主流是李思训的青绿山水,也就是说当时美术史长河中青绿山水是主流……王维独创一种水墨渲淡之法并明确提出“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凡画山水,意在笔先。”……

       王维推出的这种水墨写意山水画,是逆当时美术史长河中青绿山水主流的一种大潮,当时王维的新山水画为士大夫所珍重,甚至当时的上层社会以家有王维的新山水画为荣。

       当王维掀起的水墨写意山水画的大“潮”……落“潮”之后,王维的水墨写意山水画就丰富了美术史长河的内容,原先美术史长河中只有青绿山水一种为主流,而经过王维掀起的水墨写意山水画的大“潮”……落“潮”之后,它与李思训的青绿山水共同成为美术史长河中的主流……后人称我国山水画由此分为南北宗,实际上就是这种“潮”起“潮”落的结果。

       在中国美术史中,第二次起潮之人,是宋朝的范宽。(距王维所处时代不到三百年)当时中国美术史中,中国画学习方法的主流是

       师傅带徒弟的方法,师傅用自已的画稿课徒,用画山水的画诀(老师的个人经验)教学生。学生按照师傅的画稿诀去作画……因此当时在美术史长河中“师人”是学习方法的主流。而范宽逆流而动,掀起了“师造化”的学习方法的大潮……

       当时范宽的山水画初学荆浩、李成,他很清醒的把握了自已的学习方向,在深入研究前人传统的基础上,逐渐认识到:“学李成笔,虽得精妙,尚出其下。”他知道一个画家绝不能总跟着别人的脚步走,于是乃叹曰:“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

       范宽建立了自已的艺术创作基地,他移居终南太华山中,长期观摩写生,山川气势尽收胸臆,终成一代大师。为山水画形成期北方画派之主流画家与两位师长并称北宋初年的三大家。

       当范宽掀起的“师造化”大潮,潮落之后……“师人”与“师造化”这两种学习方法以及建立自已的艺术创作基地就共同成为中国画学习方法的主流,影响着以后一代又一代的画家。

       在中国美术史中,第三次起潮之人是清代的石涛。当时中国美术史中,中国画的绘画理论的主流,大都是——条举式画跋式的画诀,这种绘画理论基本上还停留在个体经验的水平上。而石涛冲破这种个体经验的绘画理论,用四个方面的论述,在前人绘画理论的基础上,构建起完整的中国绘画理论休系。

       石涛建立的完整的中国绘画理论休系,简言之如同一座四柱古亭。如图所示:

 

       “中国绘画理论体系”示意图

       其基座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唐 张璪)。

       其顶子为——历代画论、画诀、画法等。(历代)

       其四柱为——

       (1)画家的艺术修养(清 石涛的“至人说”)

       (2)画家的创作状态(清 石涛的“神遇而迹化”)

       (3)画家的突破创新(清 石涛的“我之为我,自有我在。”)

       (4)画家的视点自由(清 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

        我们知道,四柱古亭中的柱,是建筑物中用以支承栋梁桁架等构件工程结构中主要承受压力的载体,如果没有这四根柱了,古亭也就建不起来。

       在中国绘画理论体系中,正是石涛对画家的艺术修养、画家的创作状态、画家的突破创新、画家的视点自由,这四个方面的详细论述,才使得中国绘画理论体系最后建成。(详情可参看拙文《中国绘画理论发展的三部曲》)。

       石涛掀起的这波大潮,对后人影响很大,特别是对近现代许多画家都有深刻的影响。画家傅抱石说:“余于石涛山人,可谓痴嗜甚深,无能自已”。他自号“抱石斋主人”,可说明他崇敬石涛的心情。

       齐白石曾说过: 大涤子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于前三百年,求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外饿而不去,亦快事也。张大千黄宾虹对石涛也推崇备至……

       在中国美术史长河中,当历史进入到近现代历史时期时,第四次起潮之人,我个人认为应当是近现代画家吴冠中。因为在这个历史时期,中国水墨画领域,写意水墨写实水墨是美术史长河中的主流……正是画家吴冠中逆流而动,掀起了抽象水墨的大潮,它的抽象水墨并不是照搬西方,而是具有中国水墨的韵味,满足了广大群众多样化的审美需求。当吴冠中掀起了抽象水墨的大潮,潮落之后,中国美术史长河中就出现了写意水墨写实水墨抽象水墨“三象”并存的局面,为中国水墨画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综上所述,美术史长河中,形成的“潮”起“潮”落的现象,实际上就是一次重要的突破与创新的过程。“潮”起时逆流而上,就是一种突破。“潮”落时又汇入主流之中并丰富了主流的内容,这就是创新。时下许多标新立异的“当代水墨”,其目的都是想掀起一波当代新的大潮,这种动机是可取的。但是,要想真正的能形成潮”起“潮”落的大潮,则必须全面深入的研究中国美术发展史,并以充分的实践为基础,同时还必须创造成出能长留在大多数人精神世界中的艺术形象……否则,不但形不成大潮,恐怕连小小的涌浪也谈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