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访谈>>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刘尚勇:“市场热”中如何择选青年艺术家?

新闻来源:雅昌艺术网 时间:2013-10-29 点此次数:

刘尚勇:“市场热”中如何择选青年艺术家?

/本刊记者 刘婷婷

  本文转载自《艺术市场》2013.10  总第161期

Google上输入“青年艺术家”“市场”两个词,0.23秒后显示出240万条词条数,搜索结果主要集中在青年艺术家要不要过早的介入市场,而正反方两种意见看起来都有理有据。不可否认,随着近两年“青年艺术家”这一概念在各个推广平台的集中发力,这部分的市场关注度也越来越高。青年艺术家作品相对传统样式的绘画作品,绘画语言时尚多样,且价位适中。在这新一轮的“市场热”中如何找准有投资潜力的青年艺术家作品,是每个市场推广人及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

说起当代书画部分的画家择选及市场推广,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一直有着良好的传统和经营模式。在各大拍卖行纷纷将视线锁定在青年艺术家这一板块的时候,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刘尚勇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比较客观地侃侃而谈了对当前这一市场现象的看法。

 

刘尚勇(北京荣宝拍卖总经理)

高需求下的市场迷局

几万个人画画,不可能都成为名家,只有在正确的文化方向中前行并被市场挖掘出来才可以,未来的大师肯定是从现在这部分年轻人中来的。

 

蜂拥而至的市场中,层出不穷的青年艺术家已乱花渐欲迷人眼,“现在是每个市场炒家找到符合自己审美标准的艺术家就往前推,最终看谁的力量大、占市场份额高,或得到的市场关注度高,但我觉得其实应该有一个主导方向——新的文化方向在哪里,在文化方向的推动下才能走得远。目前的状况是大家都不太了解顶层文化战略是怎样布局未来的,企业、团体、画廊、拍卖公司的各个业务主管,在推进这个事情的过程中其实也比较茫然,当然,在这过程中市场逐渐找到方向也是可能的。”刘尚勇对记者说。

但过程中很大的风险或不确定性就在于你推动的青年艺术家不一定被市场认可,因为任何艺术家的推广必然要花很大成本,而且风险很大——有一些可能三五年时间就市场回落或销声匿迹。“不如一些已经成名的画家,比如有市场定位或学术定位的画家比较好,其艺术道路会走得长远,未来的收益会比较确定。”刘尚勇谈及此现象时说道,“但即便是这样,大家对青年艺术家的推广依旧充满热情。为何如此?因为市场有强烈的需要。”

这种需要很大程度取决于文化消费理念的改变,20年前可能在家里挂一本年历就觉得很好,而现在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审美要求增高,加之收藏热的持续影响,“家里有点原作真迹”,或多或少成了一些消费者的生活愿望。

“确实是这样的,从传统书画这部分看,从前倾向于比较传统样式的书画作品,其画面美观、装饰性强、有一定的文化含量就基本可以满足当时消费者的要求了。到如今投资者已经要求讲究点名头,但名家作品已经非常贵了,对作为文化消费的普通受众来说承受起来是有困难的。所以以传统样式为主的传统书画已经不能很好地适应市场了,一是贵,二是样式相对老旧,缺少时尚的现代感,于是年轻画家的作品就开始填补市场需求。”这进一步佐证了青年艺术家作品火热的前提是因为市场需求越来越大。“现在年轻艺术家比如刚毕业的学生作品价位从几千元到一两万元,一般人还是买得起的。这些画有什么好处呢?跟我们个人的审美趣味和文化品位比较对称,可以满足品味不同的需求爱好。只不过目前这个市场处于特别初级的阶段,大部分是发现谁画的好就推谁,市场自发性很强,缺少正确的引领。”刘尚勇分析道。

缺乏正确文化方向引领的市场本身在反复交易的过程中正在缓慢地逐渐摸索方向,刘尚勇说:“我认为很多人在推广的时候选择市场方向不对,像很多画家会到如山东这种书画大省的某些城市‘走穴’,这种‘地摊式’做市场的方法比较低端,但其实现在依旧很火。今天的市场应该有更好的经营方法,以有利于形成文化共识和明确文化方向为目标,违背这个方向会逐渐被舍弃。几万个人画画,不可能都成为名家,只有在正确的文化方向里被市场逐渐认可的才可以,未来的大师肯定是从现在这部分年轻人中来的。”

彭斯 《 瘦马踟蹰》 布面油画 140cmX240cm 2011年

赌博游戏下的价格战

艺术家要参与社会活动、服务社会,一味搞研究及一味去赚钱,作为艺术家来说都是不完整的。

 

赌博游戏,是当前艺术市场里有意无意却最被热衷的投资方式。赌未来有没有现金流、能不能产生新的现金流、会不会有人接盘?这种种特质已成为市场投资艺术品的一大特色。刘尚勇谈及此问题时表示:“我认为市场里这样走弯路的人太多,而且这种大环境也会把很多有很好资质和潜力的青年艺术家带入歧途,在市场的潮起潮落中迷失,忘记了做艺术家的文化担当。艺术家本身是文化产品的生产者,你提供的文化产品里文化性的东西到底好不好,是艺术家本人和市场操作者都应该关注的事情。”

刘尚勇曾提出过“价格冰山论”这一理念,表示目前市场上作品的价格除了艺术学术价值之外,还有市场交易价格和社会符号价值,并以后面两项为主要评判标准。“过去很多人在关注自己的学术成就,不怎么关心市场,但一旦进入市场就会发现,太学术化的东西很多属于个人化的追求,并不一定受到大众认可。比如一些作品或理念在艺术上比较高深,但普通观者接受起来很难。”这大概也间接说明了为何很多好作品卖不出好价格,“很多传统艺术家关注的是学术制高点和艺术高峰,但没有找到他市场的服务对象,这其实是相互之间的矛盾。我认为艺术家要努力搭建一个全方位的‘三角形体系’:一是学术高度;二是要有一定的社会活动,参与其中并获得一定名望;三是要有广阔的市场平台。这样其文化价值才能显现出来。但现在还有个现象就是学术语言缺少探索和个性化的东西,趋从性明显,一说做市场大家都涌进来,结果是同质化,这是值得警惕的。艺术家要参与社会活动、服务社会,一味搞研究及一味去赚钱,作为艺术家来说都是不完整的。”

刘尚勇表示,今天说的“价格冰山论”其实是因为艺术家本身有大量作品支撑着其精品浮在表面上,水面下的相对低价格的交易较多,越能支撑起日后浮于水面的价格。“好的画家都是产量不低的,一靠勤奋,二是作品多,作品多是再世画家的一个优势。我们甚至提出一个理念——不怕自我重复。以前我们认为艺术有重复是不好的,但现在看起来市场需要重复,因为需要的人多。你看齐白石画虾,一张画上十几只虾,他画了几十年,几百张上千张,他是在不断磨练中变化、深化、提炼,这是一个千锤百炼的过程。一般人看不出来,因为缺少审美的敏感;在懂画的人看起来,那是千差万别的。我曾问过戏迷,梅兰芳唱《贵妃醉酒》,他也反复唱了无数遍,连戏迷自己都会唱,那为什么你还去听呢?因为他觉得每次听都是不一样的效果。重复是打造精品的过程,当你真的找到很好的方向,找到属于自己的精品,也不妨在这里面重复深入,前提是要找到自己的绘画风格、文化符号、经典样式。同样,投资者也要看青年艺术家能否尽快找到属于自己的文化符号,这也是比较重要的考量标准之一。”

市场热下的选择性投资

在单张画不超过1万元人民币的情况下能不能找到好画家,还得是其好作品,从文化价值的判断讲不输于已成名的画家,有自己的文化特质,找到这样的画家那肯定就投资对了。

 

高重飞 《 飞语》  93.5×173  设色纸本

那究竟怎样去选择青年艺术家呢?记者试图请刘尚勇举出几位做例子。“目前想选出代表性的艺术家非常难,因为整个进程都还在探索中。年轻画家多,画得好的也多。现在想重复我们之前寻找和打造艺术家的思路很困难,因为市场上有太多画家了,上万个人都不一样,作为市场的推广人我们也感觉特别茫然,所以我现在的思路是不着急形成特定的焦点。但我认为这个时间不会太久,会在三五年之内涌现一批大家逐渐有共识的年轻艺术家。”

于是,在市场谜团尚未清晰的当下作为投资的话,多少还是带有点赌博性质。就好比跑马,今天的市场推广者和研究者并没办法清楚判断到底谁可以达到未来市场的顶端。“大家今天都推的,现在是跑在前面了,但过两年后会怎样并不好说。一些青年画家现在市场价太高,其实已经把未来的升值空间封住了。那么转而去关注跟他艺术层面和技法水平差不多的,几千元到1万元左右一张的作品是比较值得关注的。”刘尚勇分析道。

在选择青年艺术家作品的时候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是看其绘画技术好不好,但其实现在技法问题很容易解决;相对难解决的是用一种怎样的文化观念去作画——这是一种不容易被界定的东西,它包括格调、艺术境界这些层面。在同期的一大批画家里,想脱颖而出超越其他人需要一定的文化修养、智慧,而其思想、艺术理念有无前瞻性也是很重要的部分。如今艺术家几乎无一不说自己的创造超越了别人而有前瞻性,但这创造有无意义又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层面。

王驰《对语》

刘尚勇说,现今找到作品格调高、技术高,又能服务于市场的画家非常难,因为画得好和对市场服务的好,这是一个相对矛盾的命题。过去常强调学术这条线,现在要稍微更多强调一下市场这条线,毕竟在商品经济社会中,一个艺术家的真正价值最终要回到市场去检验。

当下的青年艺术家群体中大致存在三种类别:一是学业完成后想方设法留在学校或某学术机构,试图给自己在学术上有一个定位的;二是有名师师承作为体系的青年艺术家,一旦其师承关系被认可,其作品价位及市场认知度会相对稳健;三是毕业之后直接进入市场的艺术家,其作品从不被认可到逐渐被市场接受,需要的时间较长,但一旦升值,价格反而增长较快。前两种类别在大多数时候可被视为同类。

刘尚勇谈及此不同类别时说道:“有师承体系的比较容易被市场接受,因为被市场检验过是成立的,它有自己的审美经验。学生在其审美体系里面,有一定的保障。如消费不起老师的作品消费其学生的也可以,这也是市场经验的一部分,这样的作品相对比较保险。但我更关注的是最好有开创性和独立风格的青年艺术家作品。投资的时候,在单张画不超过1万元人民币的情况下能不能找到好画家,还得是其好作品,从文化价值的判断讲不输于已成名的画家,有自己的文化特质,找到这样的画家那肯定就投资对了。现在市场上一些价位很高的青年艺术家,也是反复增值的成果,他们的团队或者庄家早在很便宜的时候就入手了。你现在出手投资,其实等于是帮别人抬轿子,当然如果特别喜欢是另外一回事,纯投资的话就要小心了。”

师承体系艺术家作品

优点:保值 稳健 

投资注意:反复增值概率稍低

 

创新风格艺术家作品

优点:增值几率大

投资注意:需深入判断文化特质,初期单张价位不宜过高

 

徐华翎《日长蝴蝶飞》 2011年作

另外,刘尚勇也对记者说道,画家背后买家的审美情趣也是投资中的一个判断标准,比如一些艺术作品格调不高但已经被买家炒得很高,这样的作品其实暗示了市场的风险性。“作为投资者我们要观察画家背后的买家,如果买家的文化品位不高,他们推出的画家要不要跟,这也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现在画家多,买家也多,这其间一定会充斥大量的艺术垃圾。这就需要投资者有自己的审美判断,也可以跟上有实力的团队,看它们正在推广谁。在经过判断筛选后,从一个青年艺术家成长的初始阶段介入是比较好的选择,比如现在的大学生毕业展已经被大家广为关注了。”

在采访的最后,刘尚勇强调,投资艺术品毕竟是文化消费的事情,应先将心态还原到消费状态,在消费得起的前提下进而分析和投资青年艺术家艺术品,才是比较好的选择。(责任编辑:武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