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访谈>>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美术馆没有藏品,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新闻来源:成都商报 时间:2013-02-01 点此次数:

    全国十大美术馆馆藏精品首次汇聚北京,成都商报专访策展方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

  核心提示

  有多久没有看见过《父亲》了?或者,我们真正看见过《父亲》吗?

  不错,我说的正是罗中立的那幅著名油画作品《父亲》,几乎每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讲座讨论,都会提到这幅作品,而我们看得更多的仍旧是它的照片,并非真迹。此次全国十大美术馆馆藏作品展,《父亲》只是众多养在深闺中的一幅代表作,与之跨越地域时空相逢的还有徐悲鸿、刘海粟、李可染等一代大家,靳尚谊、詹建俊、罗中立、杨飞云、程丛林、何多苓等中国当代艺术实力人物。

  1月18日,《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藏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对全国十大美术馆馆藏作品集中进行展示。

   “美术馆因拥有藏品而名实,美术作品因成为美术馆的收藏而名重,但是,最重要的是要让藏品发挥作用,与公众见面,公众有此期盼,美术馆有此责任。这次展览既让公众欣赏到众多的藏品,实际上也推动了美术馆界自身的学术建设。”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说。

  十大美术馆拿出馆藏精品

  梳理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的历史、当代美术的优秀成果、美术发展的地域性特征和著名艺术家的成就“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藏精品展”虽说是一次展览,实际上可以说是十大美术馆的“碰头会”,拿出真范本,梳理了中国近现代美术发展的历史、当代美术的优秀成果、美术发展的地域性特征和著名艺术家的成就。参展的十大美术馆拿出的都是自己馆藏精品。范迪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许多作品都是第一次呈现于观众面前,尤其是让北京的观众一饱了眼福。

  “每一件作品都是各馆的馆藏精品,很难在这个基础上说哪件是最受瞩目的。各馆根据自己的经典馆藏,形成主题鲜明、内容丰富多样的展览面貌。”范迪安介绍,中国美术馆以“苏醒时代”为题,拿出了靳尚谊、詹建俊、罗中立、杨飞云、程丛林、何多苓等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创作展示改革开放后中国美术发展的态势;

  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推出“遇见·上海”,探讨上海现当代艺术发展中的“现代化”与“全球化”问题;

  江苏省美术馆推出“江苏大家———江苏省美术馆藏20世纪中国画精品”,聚焦于20世纪百年中国画中长期在江苏工作、生活以及江苏籍贯的名家中国画精品,其中既包括拓展传统中国画面貌的徐悲鸿、刘海粟、李可染等一代大家,也包括推陈出新的以傅抱石、钱松嵒、亚明等为代表的“新金陵画派”,还有继承与发扬传统的吕凤子、朱屺瞻、吴湖帆、王个簃、谢稚柳等,向观众展示江苏地区中国画发展面貌以及对20世纪中国画坛的影响;

  陕西省美术博物馆以“长安传薪———陕西省美术博物馆藏近现代中国画展”为题,汇集石鲁、赵望云等名家代表作,展示长安画派延至当代陕西中国画坛的发展面貌;

  广东美术馆以“融合·碰撞”为题,结合文献展示20世纪前半叶广东现代美术发展的脉络和历程;

  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则以“创意图像”为题,展出关山月美术馆藏海报精品,反映中国当代平面设计的面貌和发展水平;

  北京画院美术馆聚焦20世纪北京中国画坛,呈现以齐白石、金城、陈师曾、陈半丁、胡佩衡、于非闇、徐燕孙等为代表的名家风采;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以该馆收藏历届毕业生的留校作品,展现了20世纪中国美术的“青春时代”;

  浙江美术馆带来黄宾虹书画作品,其中既包括黄宾虹不同时期的山水画代表作,也包括了他罕见的花鸟和书法作品;

  湖北美术馆推出的主题为“工业记忆”,作品有黄行《工人著书》等。

  还有多少宝贝藏深闺?

  这次展示的作品对于美术馆众多的藏品而言,仅仅是冰山一角,更多的藏品只是孤独地躺在库房中,不见天日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表示,中国博物馆、美术馆不像西方的美术馆,展品能够长期陈列。如卢浮宫,藏品展出量非常之大。目前来讲,国内美术馆的藏品能够与公众见面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尽管说一年做好几个藏品的展览,但仅是藏品的冰山一角。王璜生解释,藏品的长期陈列在中国各个美术馆做得都不够,主要是由于空间与需求量之间的问题。中国的美术馆长期以来只是展览馆,中国的艺术家纷纷选择在美术馆做展览,而美术馆的空间有限,也就不可能有足够的空间,用于好的馆藏作品的展示。而外国的艺术家想要进入美术馆做展览是非常严格的,作品首先是进入画廊,经过画廊的运作,艺术家达到一定的艺术成就,最终才能进入美术馆。

  “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藏精品展”

  展览时间:1月19日~2月26日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馆

  联合主办: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广东美术馆、陕西省美术博物馆、湖北美术馆、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北京画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浙江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