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艺术访谈>>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今年7项举措助推北京文创产业

新闻来源:北京青年报 时间:2013-01-29 点此次数:

    北京新阶段

  文化发展·访谈

  “政府工作报告摘录

  充分发挥全国文化中心示范作用,加快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都建设,深入实施文化创新战略,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作用,不断提升首都文化软实力。”

  昨天文资办主任周茂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北京将力推七项举措,保障首都文创产业健康良性发展,特别是文化发展专项资金,将明确地投向五大领域。

  对于如何发挥全国文化中心示范作用,加快先进文化之都建设,政府工作报告中在四个方面进行了系统的梳理。首先是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其次是推进重点文化惠民工程;第三是增强文化创意产业的竞争力;第四是大力传承优秀传统文化。

  周茂非透露,为了更好地将政府工作报告的部署落到实处,今年全市将推出七大举措助推文创产业发展,包括:建立统贷平台,首期统筹5000万元,两家银行给予平台20亿元的授信额度,专项解决中小文化企业尤其是处于发展期的文化企业融资难问题;文资办将成立一家担保公司,利用担保公司为文创企业融资进行担保;近期要统筹发起设立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基金,首期规模100亿元,初步的考虑是政府拿出10亿元的政府引导基金(母基金),再吸引社会资本;近期将成立两家小额贷款公司;文资办将推动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成立;文资办将推动组建文创国际集团; 对优质企业提供并购贷款。

  对于如何统筹用好100亿元的文化发展专项资金,引导带动社会资本投资文创产业,周茂非主任透露,专项资金将重点投向五大方面:一是用于文化事业和公益性文化服务。二是用于解决掣肘文化产业发展的投融资渠道不畅问题。三是用于推进文化事业单位转企改制。“比方说河北梆子、曲剧、中国评剧院,在改制过程中,分别给这三家企业注资5000万,用于企业发展”。四是培育文化骨干企业和文化航母,比如为了增加北京演艺集团的实力,增加资本金。为了建立文化投融资体系,要组建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五是用于打造文化精品和大项目。比如为了实施文化走出去,组建文创国际集团,重点实施文化创意产业和产品走出去工程。

  “不能用搞高科技园区的思路发展文创”

  对话人: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主任梅松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充分发挥全国文化中心示范作用,加快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之都建设被列为今年着力抓好的七项工作之一。其中增强文化创意产业竞争力是文化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主任梅松在两会期间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在总结北京经验的同时,也回应了诸如去年北京100亿文化创新基金的具体去处、文化创意产业园如何避免成为文化地产、各区县都在争先建设“剧场群”会不会出现重复建设等各界关注的问题。

  “北京文创产业产值将超过金融业”

  目前世界上发达国家的文创产业这一经济类型占GDP比重也就是10%左右。2020年北京这一比例将达到18%, 那时文化创意产业将超过金融业,成为北京第一大产业。

记者:去年北京文创产业实现多少收入?占GDP的比重是多大?

梅松:2012年文创产业总收入突破1万亿,增加值突破2000亿,占GDP的比重超过12%,增速达到两位数。从比重来说,到2015年,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力争达到15%,2020年达到18%。

记者:18%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梅松: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目前世界上发达国家的这一经济类型占GDP比重也就是10%左右。如果到了18%,我估计文化创意产业将超过金融业,成为北京第一大产业。

记者:去年为了实现增长目标,北京都做了哪些工作?

梅松:第一是经济总量的提升;第二是整个文化创意产业体系的提升,尽量把产业链条拉长,形成产业集聚;第三是文化和科技融合的提升;第四是文化市场、消费的提升;第五是企业竞争力的提升,文化企业我们现在航母有了,还得有小舢板,90%是中小企业,他们的原创力最强;第六,要走出去;第七,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也要提升,往功能区提升,打破区域界线,让产业按照它的规律集聚整合。

记者:在政策方面对文创产业有何倾斜?

梅松:政策方面,我们提出“1+X”政策,1是大政策,X是各行业细分政策。去年已经出台和今年正在制定的政策有10套,按照行业细分,推动产业的融合和产业创新。例如我们出台了文化金融创新的政策;文化和科技与文化和旅游融合的政策;工商政策降低了登记的门槛,结合了文化创意企业的特点,规模没那么大,注册资金没那么多。文化金融的政策出台了半年,金融进一步支持文化发展提出了9个创新,这在全国是没有的。资金现在在北京不是瓶颈,去年中直商业银行给文化产业贷款590亿,增长了30%多,是增长最大的一块。

  “目前的竞争是内有追兵外有来敌”

  怎样达到政府工作报告中“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要求,满足老百姓对它的期待,我们感到有压力,但是重担在前,我们不能不挑。

记者:北京下一步发展面临哪些挑战?

梅松:虽然北京是全国文化的中心,有它独有的优势,但是我们感到上海、广东、浙江、江苏、山东发展势头很猛,竞争力是很强的。首先是政策的竞争,例如外地土地空间大,用地成本比较低,他们搞的文化园区,北京搞不了。因此,现在很多企业流动到外面登记,因为在北京拿不到税收的优惠。

  第二,在国际方面,全世界都有文化产业,比如说美国大片,去年进口分账片配额上增加了14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电影也要迎接挑战,《泰囧》票房没有超过《阿凡达》,但观影人次已经超过了。目前我们面临的竞争是内有追兵外有来敌。

  第三,我们的管理体系还不适应发展的要求。文化有它自己的特点,北京以前都当领头羊,但是现在文化产业发展方兴未艾,怎样达到政府工作报告中“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要求,满足老百姓对它的期待,我们感到有压力,但是重担在前,我们不能不挑。

  “100亿中近60亿用于文化事业”

  北京从来不搞几百亩、几千亩地的那种文化园区,那是不靠谱的,工业是筑巢引凤,文化产业是引凤筑巢。

记者:去年100亿文化专项资金都是如何使用的?今年依然还是100个亿吗?

梅松:100亿中有将近60亿用于文化事业发展,一些已有的经常性项目要开支,比如说文化惠民,低票价啊,公共文化服务啊,北京推出看戏、电影低票价,钱都是从这里开支的。将近40亿的产业资金主要用于支持企业发展。还有一个部分以政府股权投资的形式,采取设立文化产业基金的形式,和金融部门合作,把这块资金放大,市场化运作。今年的专项资金还是100个亿。

记者:这几年,文化创业产业园区面临很大的质疑,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种变相圈地的行为。

梅松:北京从来不叫文化园区,北京一开始叫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园区的概念是,把企业引进来,这是搞高科技工业的思路,不是搞文化的思路。所以,北京首先强调的是集聚,分为四类,首先是人才集聚形成的,比如798,集聚了1000多个画家,宋庄,5000多个画家。其次是产业集聚。本来这几个企业已经扎堆形成规模效益,我们就认定为集聚区,比如雍和园,它已经集聚了200家很有特点的企业。第三是老厂房改造,比如751、768、首钢,然后吸引工作室和企业入驻。第四则是规划新建的,比如怀柔的影视基地。北京从来不搞几百亩、几千亩地的那种文化园区,那是不靠谱的,工业是筑巢引凤,文化产业是引凤筑巢,是有了凤,才有巢,文化是靠人气聚集的。我们要警惕文化产业变成文化地产。